如月蒼裡

偶尔码点脑洞喂自己。

【歌殿】Bloody Shadows衍生

*Ailess&人类Aine
*照例的自我投喂
*爱音中心脑洞群似乎已经没得救了
————————————————

月亮升起来了,是染了血一样的橘红。它穿过灰暗的云层,慢慢就爬到了天幕中央的位置。

蓝发的吸血鬼闭上双眼,再睁开时虹膜的赤色比平时更加艳丽,看多少次都依旧让人心惊。吸血鬼把视线从月亮上收回来,转到站在一旁的人身上,那人仍旧仰望着红月,似乎对他的动作毫无察觉。

吸血鬼发出一声轻笑,侧过身拉开斗篷,将他的移动血袋裹进怀里。手指搭上脆弱的脖颈,血液在指尖所触的皮肤下奔涌;胸膛贴近,强烈的鼓动隔着衣料传来。这些是他堕入暗夜后就失去了的东西,久远到快要忘记,只有进食的时候才能短暂地从人类身上感受到,每每让他近乎痴迷。

他轻轻拍打着“食物”的后背,玩弄一般说着“不怕、不怕”,低头向人颈窝靠近。敏感的嗅觉捕捉到带着甜味的血腥气,让他惬意地眯起眼睛。怀里的人类在发抖,让他稍感遗憾的是,这颤抖和恐惧无关,只是因为冷。

是的,冷。吸血鬼凝固的血液产生不了任何温度,他的拥抱所能给予的只有冰冷。奇怪的是这人类从未拒绝过,即便每次都冷得难受。

吸血鬼露出獠牙,对着手指描过的地方咬下。利齿刺入血管,苍白的唇紧跟着贴上皮肤,吸吮温热的血。

“Ailess。”

头顶传来微弱的呼唤声,像呢喃又像叹息。被喊了名字的吸血鬼顾自享用着晚餐,别说抬头,连一声从鼻腔里发出的应答都吝于给予。没有回答的必要,Ailess已经明白了这一点。被他吸血的时候Aine几乎不会表现出疼痛,但总是会这样叫他的名字,要是他没留神吃得太多,还能听到模模糊糊的“Ai”。

——其实原本还有抚摸头发的小动作,明明是应该不安的那一方,却很奇怪地在安抚加害者。最初Ailess是不介意的,但看过Aine搓狗头之后就有点抗拒了。

Ailess不知道Aine意识不清的时候提到的名字是谁的,也没什么兴趣。为了在必要的时候得到新鲜的食物,他只需要Aine老老实实在身边待着就好。至于他原本是谁、和什么人过怎样的日子,对Ailess来说没什么要紧,只有Warren才有好奇这个的闲心。

差不多了。吸血鬼思忖着,松口放开了他的储备粮,看着人脸色不太好地抬手摸着刚刚被咬的地方。那里没有血流出来,只有两个小小的齿痕。

“痛?”

“还好。但是下次你能轻点咬的话我会很感激的,Ailess。”

Aine冲吸血鬼露出一个有点无力的笑,往窗边靠了靠找点保障。失血带来的眩晕感让他有点站不住,他可不想在这摔倒。

Aine也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自愿隔三差五被这只吸血鬼咬,但在他遇到这三只吸血鬼——准确点说,遇到Ailess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将在漂泊中度过余生。和三个吸血鬼搭伙旅行,还是其中一位的储备粮,多疯狂,可是疯狂有什么不好呢?

或许他和Ailess之间有某种谁都不清楚的联系,包括他们自己。Aine确实有些好奇,但也只是好奇,倒没有一定要搞明白的念头。对他来说现在这样就够了——除了这只吸血鬼一旦心情不怎么好就会下重口之外。

实话说,还真挺疼……

Aine小小地叹了口气,伸手去揉吸血鬼的一头蓝毛,出乎意料地没被避开。吸血鬼甚至像猫一样眯起眼睛,这让Aine有点惊讶地眨了眨眼。

“于是?小Ailess又被什么惹不开心了呀?”

又来了。Ailess立刻皱眉,拍开那只在他头顶作乱的手。虽然不是一直,但Aine老是用这种当他是小孩子方式说话,他也狠咬过作为抗议,对方就是死性不改。Ailess还为此郁结过一阵儿,不长,但也让Warren笑了个够。

哦,还有忍着不笑的Masaferry。

——二十出头的人类对不知活了多久的吸血鬼用这种语气,这个人类的脑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