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行

偶尔码点脑洞喂自己。

碎碎念

“他可是天使啊,不想把这些带给他。”

金发的人笑了笑,眯起眼睛看向罢工了大半的霓虹灯,有几根还没坏彻底,刺啦刺啦地挣扎着闪动。

“其实这是借口。”隔了一会儿,那人再次开口,垂着脑袋,看起来像只疲累的流浪狗:“可能我只是不想让他觉得,我是个比看上去无趣得多、还很阴沉的家伙。又或者是我懒得去理清自己究竟在烦恼什么。”

说到这儿他抬起头笑了一下,霓虹灯正好变换成白色,将那个笑容照得惨白惨白,仿佛毫无生气。他摆了摆手,自嘲的语气,却又像是在认真烦恼。他说:“很奇怪。我以前几乎不会这样想的。你说我是怎么了?”

卡尔塔看着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前这人似乎十分冷静,又似乎处在崩溃的边缘,仿佛从这个世界中脱离出去的神情让他组织不出任何能表达意义的话。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