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依依

忽然掉进白安出不来,这猝不及防的。

【歌殿】Bloody Shadows衍生#2

*大概是(…)第一次被吸血的爱音
*还未踏上旅途所以没有把“爱音”替换成“Aine”
*不知道ooc了没我选择死亡
——————————————

“啊……呜、Ailess……”

即使做了心理准备,被咬住时的疼痛还是让爱音不受控制地发出声音。颈上传来的痛感比比想象中尖锐了数倍,叫嚣着对他的神经产生刺激。

他挣扎着伸出手,但是没能抓住任何东西。疼痛猛然加剧,爱音只得将手臂收回来,缠在埋首在他颈间的生物肩上借以支撑自己。没错,并不是“人”,而是“生物”。他正被自己救回的吸血鬼死死锢在怀里,那怪物的獠牙钉进他的血管,嘴唇贴在他脖颈上吸食血液。

冷。从窗缝里漏进来的夜风、血液流失的寒意、吸血鬼没有一丝温度的怀抱,都让爱音冷得发抖。可他不能推开这只吸血鬼,他答应了把血给Ailess,而Ailess离开时将会带他一起走,并且允许他留在身边。他们是这样约定的。人类之间时常违约食言,但与非人之物订下的契约绝不能轻易违背,爱音记得他受过的教导里有这么一条。

为什么要将己身交付于被神遗弃的生物呢?即使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理解吧,爱音想,何况他说不出来,那种模糊不清却无比确信的感觉,爱音实在找不到恰当的语言去表达它。硬要说的话或许应当称之为“命运”吧,他确信自己至今为止的人生里没有遇见过任何吸血鬼,Ailess给他的感觉却熟悉得像出生起就在彼此身边。

大概只是想抓住一缕难以说清的联系,才甘愿忍受寒冷和疼痛,随之堕入暗夜吧。拥抱是为彼此取暖的行为,可爱音发现自己竟贪恋着这份深冬一样的冰凉。

他意识到自己完了。总有一天他会开始厌弃Ailess所惧的阳光,迷恋暗夜和寒冷,甚至对此刻令人不适的疼痛甘之如饴——作为一个人类!他不知道这该不该归咎于Ailess的魔力,说到底,他连Ailess是否使用过这东西都不确定。

未曾谋面却熟悉到令人不可思议的地步,想帮助他,想守护他,想陪在他身边。怎么会?对完全陌生的对象、而且还是吸血鬼产生这样的心情,连本人都感到匪夷所思。

不是陌生人吗?在哪里见过吗?曾经陪伴过彼此吗?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吸引了我呢?

Ailess、Ailess,你究竟是谁呢?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