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依依

忽然掉进白安出不来,这猝不及防的。

。1个脑洞

唐如生把许言从方桌边拖开,赶他去打扫廊下的落叶,自己则在他原本的位置上坐下来,将混杂在一起的云子分拣开。一时大意就任那小子收拾棋盘了,要知道他是从不肯把黑子白子好好归在两个坛子里的。

平日里唐如生总是留意着的,方才的疏忽无非是因为又想起了那个名字。三个并不复杂的音节,写作三个干净简洁的字,听着看着都像是哪座宅院里养出来的大家闺秀,娇美可爱又落落大方。

只是他还不曾见过本人。唐如生确信接触过的人里并没有叫这个名字的,也没有在哪里听过或是看过。某一日这名字倏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来得像月夜里一场毫无预兆的梦。

——说来,那名字里也确有一个“月”字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