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依依

忽然掉进白安出不来,这猝不及防的。

【歌殿】Every Buddy 衍生

*假設藍是人類
*愛音-藍兄弟設定
*ooc如有致歉

岭二撑着下巴打量坐在桌子对面的少年,难得的会面对方还带了电脑出來,此時正敲打键盘记录着什么。又等了三五分钟蓝才把电脑合上,岭二终于有机会开口问这十几分钟里他一直在意的事:“蓝蓝你,把头发剪短了吗?”

蓝点点头,张开五指梳理了一下青蓝色的发。原本扎起来的头发现在因为长度缩短披散着,略长的几缕乖顺地垂在耳侧。他稍稍歪了歪头,难得地露出一点这个年纪的人该有的俏皮。

“适合我吗?”

“啊哈哈,这种感觉也不错呢,很适合蓝蓝哦!”而且很像他。最后半句被岭二和着饮料一起吞回了肚子里,他总是下意识地不想谈论那个人的事,即使谈话对象是蓝。

何况,这话根本不用说出来,两人都心知肚明。那是他们都深爱着却再也无法见到的人,蓝长得和他很像,会用这样的方式缅怀他也是意料之中。

岭二轻微地摇摇头,趁蓝低头去捞饮料里的冰块闭了闭眼睛,把眼眶周围的酸胀感压下去,再开口还是活泼的语调。

“蓝蓝刚才在弄什么?别说!我猜猜——博士又给了你新课题吗?”

“嗯。”

“喔——不愧是蓝蓝!啊,这么说,最近熬夜也是为了弄这个?”

“是。虽然期限还早,但是比较复杂。而且重要的事还是早点做比较好。”蓝顿了一下,成功地用吸管末端摇晃着托起了冰块又补充:“他教我的。”

噗通。

沉默中冰块掉回去的声音格外清晰,听得像漏拍的心跳一样清楚。还是说到了,岭二想,依旧是蓝先说起。

岭二承认在这方面蓝比他坚强得多,几乎每次两人谈话中出现爱音都是从蓝开始。和他的刻意逃避不同,蓝似乎很希望说说爱音的事,就像是在讲述中一遍一遍地加深记忆,以求能牢牢记住关于爱音的所有细节。

“国小的时候,因为拖欠作业,第一次被爱音打了。”蓝转转吸管,重新开始尝试捞起冰块——这也算是他少数和年龄相符的行为之一——同时继续说了起来:“在掌心,左手。爱音用手狠狠地拍了下去。”

“很奇怪吧?一般打手心都是用尺子之类的东西才对,但是爱音一直用手。到国中我才知道这样打力量会返回去,他也一样疼。”

蓝说着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不是礼貌性地走个形式,而是因为回忆才露出的温暖笑容。

看起来更像他了。岭二恍惚地想。他清楚地记得爱音说起蓝时的样子,和现在的蓝几乎一模一样。那年两人还在警校,夜里伴着同一盏灯读书闲聊,爱音坐在岭二对面,台灯暖橙色的光落在他脸上,映出的正是这样的笑容。

多好,可惜再也没有了。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