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依依

忽然掉进白安出不来,这猝不及防的。

关于爱音#2

感觉最后变成了各种东西混在一起的样子。
总之存一下,打着滚地想让西兰花把爱音放出来哪怕打脸´_>`

————————————————————

·面对诽谤中伤等纠纷尤其脆弱,但比起总体抗压能力弱,感觉更像是格外不擅长应对人际关系方面的压力。根据学院时期的印象,并不认为是会单纯因为“为很难的角色十分苦恼”而采取这种程度的逃避行为的人,或许这只是引子,中间心理活动大约只有本人知道。
没准打给岭二(然后被带过去)的那通电话里会说,然而岭酱他没说爱音都讲了什么´_>`

·向岭二发出的求救信号,其内容可能并没有对圭说过。或许以另外的某种隐晦方式求救过,但并没有被注意到。

·感觉不完全是岭二记忆里那种阳光开朗的形象。虽然“既有才能又是努力家”,似乎后者才是其自信的主要支柱?有种会在开始前拼命地认真努力练习、成功后高兴的同时心里悄悄松口气的印象。

·不敢断言心理素质不够强。因为并不清楚异乎寻常的感受力具体会带来怎样的体验,或许在他那里这种痛苦是较常人而言放大的。私以为存在“心理素质和常人相差不多,但在同样的境况下感受到的痛苦甚于常人”的可能性。

·刚苏醒时有一段时间仍旧处于相对隔绝的状态,“会面恐怕有些困难”“比起不能,该说是不想说话”。体能、精力和精神力都很糟糕,虽然凭自己的力量苏醒,但是非常不安,感觉还是有抗拒的情绪。直觉这段时间内被人靠近会反射性后退,然后才开始慢慢尝试接触(“蓝和叔父以外苦手”?←nizou)。这种行为模式或许会持续下去,但根据情况,间隔等方面会有所不同。

·“为了不让自己的心更加动摇而切断了全部情感”“在那之中生存已经受够了”,于是说,情感封闭是出于自我保护的逃避行为?

·并不觉得爱音会再去做回偶像。或许会有逃避或畏缩的心态,但感觉不出是断然放弃还是心有不甘,个人偏向前者。能够歌唱的地方不止那一个,而那个地方并不适合他。聪明如爱音应该也明白得了,不认为他在重新醒来之后会去逼迫自己重返舞台。
这个梦已经实现过又碎过一次,如果再追逐那个舞台,究竟是重拾梦想还是赌气一样的执念呢?

·估计苏醒后性格较沉睡前变化很大,存在部分颠覆的可能性。如卡缪所言,岭二所知的如月爱音“已经不在了”。
或许这也是他到场却不见岭二的缘由之一。希望挚友不再被愧疚感束缚、自由地活着去得到幸福,但又自知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岭二、圭和响所认识的那个如月爱音。那么不如不见吧,就让你以后想起的我还是那个从未露出辛苦的表情、总是笑着的人。
三人对爱音的印象止于十年前、爱音坠入黑暗之前的样子,同时爱音对三人的认知在那个时候断开,接下来就是十年多的空白。
由圭和响的释怀以及岭二的“跨越”透露出来的信息来看,如今他们已经甩掉了爱音失踪带来的阴霾,双方对彼此而言都已经不再是必要的存在。
感觉没事的话他们不会特意去见彼此。就算不见面也没关系,我们知道彼此都过得不错,为自己活着而且拥有幸福,也就足够了。
哦,或许圭除外。感觉对于圭来说,虽然他能够“原谅”岭二,但失去爱音这个伤口会一直疼下去。除却爱音消失本身带来的悲伤,还有作为搭档却没能救他的悔恨与自责。明明是对自己来说那么重要的存在,为什么那时没注意到(或者注意到了但是被爱音一糊弄就没有深究下去×)呢?
最折磨人的痛苦,一向是后悔。
【这段纠结极,总感觉词不达意,喵带。】

·岭二讲给春歌的爱音是积极开朗的样子,通过蓝出现的爱音则对外界表现出强烈的排斥和抗拒。这两次出现周身氛围已经很不同。
在蓝与爱音的接触中能感觉到爱音是关心蓝的,但同时存在捉弄他的心思。爱音帮助蓝“回去”,也毫不迟疑地吐槽了他的行动。似乎爱音在蓝面前处于一个最自然最放松的状态,或许是“心”一直相连的缘故?
博士告诉蓝和春歌的、苏醒不久的爱音又是一个状态。选择了重新接受外界但非常不安,不讲话,会面也还很困难。
感觉上博士所见是爱音表现在外的行为,蓝则是直接与他的内心接触。
最近的碎片来自写下那封短信的爱音。色调有回暖的痕迹,但再回到十年前的温度大概没可能了。把心意传达到,自己却不在挚友面前出现,岭二也说“没想过会再见面”,大概之后也不会特意去和他碰面吧。在某种机缘巧合让他们和彼此面对面之前,或许不会见面了。

————————————————
·写的时候总有些地方觉得词不达意,选择喵带。
想想或许从一开始#1时就搞错了方向,毕竟关于爱音的讲述大部分都是过去式,而这场“变故”和十年的封闭足以让太多改变发生。结果#2就偏向了有点黑暗的思路,是不是有哪里自打脸啊……
希望我还有机会触到真实的你。

·以上皆为建立在剧情基础上的个人脑洞,西兰花来把爱音放出来打脸啊来啊´_>`

评论(1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