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月蒼裡

偶尔码点脑洞喂自己。

【清奇的脑洞】#3

#3.空荡的街道

海羽坐在空地中央的长椅上,指尖描过金属制扶手上精细的纹样。黑色路灯杆戳在长椅旁边,顶端的玻璃灯罩里浮了一团光,缓慢旋转着明明暗暗地投下冷色的光线。

这条街对海羽而言并不陌生,他已经来过好几次——为了送信。他环顾四周,每一条路都在延伸出一段距离后淡化消失,这是常态,这里的街道总是不固定的,只有向前走才能看到接下来的道路。唯二不变化的是这个交点,以及守在每个街口的树。

树是柳树,下垂的枝条上缀满尖尖的叶。叶子是莹莹的蓝,如同蓝宝石的碎片,被皎洁的月光镀上一层银白。无风也微微晃动着,发出细碎的絮语声。

海羽走了一圈,每经过一棵树便把手按在树干上。幽蓝的光从手心浮现,自接触的点开始涟漪状一圈圈扩散。蓝色的叶晃动的幅度大了些,由下至上逐层被点亮,枝叶间传出清脆的铃音。海羽再度回到长椅边时所有的树都笼了蓝幽幽的光,像月下的桉树周身缠绕着蓝色的雾气,那点点幽光极其收敛地含在叶子里,闪烁着渐渐暗下去。

海羽看着光芒慢慢变暗,直到叶形的灯全数熄灭。这不对。他皱了皱眉,没有持续发亮的叶子,这表示没有信件,那他为什么会被叫到这儿来?

“午时三刻,玫瑰凋落♪”
“今晚的月亮呀是红色哦♪”

歌声响了起来,伴随着有些钝感的铃铛声响,在空荡寂静的空间里透着几分诡秘的味道。黑衣的小小男孩乘在收起的黒伞上,黑裙的小小女孩稳稳当当地站在男孩身旁,侧身按着他的肩膀。两个人都戴着小礼帽,穿着规矩的黑色小皮鞋,像是来自哪座城堡的侍从,只是年龄小了些,脸上还带点俏皮的笑,透着孩子气的狡黠。

来路不明,但既不是贼雀也没有“恶”的气息,不是需要提防的对象。

“无关的人不可以来这里哦!”
“绝对不行喔!在这里迷路可就出不去啦!”
“千万要小心!好好叮嘱吧~”
“对、对,一遍又一遍地对他说——”

黑伞摇晃着悬停在距离海羽不远的地方,两个孩子唧唧喳喳的说着,不断接过彼此的话头,中间甚至夹杂着笑声和歌声。他们神情像是在进行愉快的恶作剧,却又透着一股认真劲,让海羽不得不在意。

海羽模模糊糊地察觉了他们的身份——大概是“鸟”们称作“米尔斯”的存在。没人确切地知道米尔斯们是什么,只知道偶尔见到了便能获得一些信息,但往往暧昧不清或略显混乱,就像在猜谜。

两个孩子说着说着笑作一团,撑开黑伞一转便在夜幕里隐去了身形,留下童谣的曲调和咯咯的笑,一圈一圈地扩散着慢慢消失,留下依旧懵着的海羽暗自咋舌。

由米尔斯带来情报,多半要有麻烦了。

但愿不会把他卷进来。海羽有些焦躁地想着,提起在他掌下现形的提灯,举步向某一条街道走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