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依依

忽然掉进白安出不来,这猝不及防的。

【清奇的脑洞】#2

★持续摸鱼
————————————

#2.雨

透亮的水滴挞挞地打着窗户,等聚得足够沉就沿着玻璃光滑的表面滑下去,一路留下七拐八弯的痕迹。室内的温暖让窗户内侧蒙上了一层雾气,白蒙蒙地模糊着窗外由雨水润色过的风景。

这是这场雨持续的第二天。绵绵的雨丝如同花针投向地面,粉白的杏花被沾湿打落,雨水的重量使得它们甚至没法打个旋;草尖上晶亮的珠子不停滚落又反复凝起,却不像是垂首低泣;花苞柳梢呈现出被洗过后的鲜亮,连松柏都显得比平时年轻了许多。地面上已经积了一层水,汇成细流顺着地势往低处淌去,汇成大大小小的水洼。说深不深,倒也足够让一双双平跟的鞋子却步。

海羽倚着窗坐在窗台上,手指划开附在窗户上的水雾,随意地划出弯曲的线条,末了手掌一抹将之全部清零,转头郁闷地看着浮空旋转的光团。几分钟前他试图和那一位联络,可它转到现在也没把线路连通。

关于情感的问题总是当局者迷,所以海羽想试着请教那一位——当然,这些问题无可避免地和爱音有所牵扯。海羽确信自己对爱音抱持的喜欢和爱恋不同。他送过很多恋人之间的信,非常清楚恋慕之心是怎样的感觉。虽然没有能把它描述出来的把握,但对于他来说,辨清截然不同的温度一点都不难。

那会是什么?对于一个原本毫不相干的人,会有如此想要陪伴他左右、守护他和他的幸福的念头,是出自怎样的理由呢?

明明只是送信途中被“贼雀”追赶着误闯他所在的地方,偶然见到的人而已。

“偶然?你认真的吗?”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走神中的海羽一惊,差点从窗台上摔下去。光团中央浮现出布偶熊的脸,时不时被说话人捏捏戳戳,显出一副委委屈屈的样子。

“你和那孩子……唔,名字是?”

“如月爱音。”

“诶——名字真好听。虽然你们的相遇和重逢都以偶然的形式表现出来,但是你的话应该明白吧?”

“……是。”

偶然的事件背后大多存在着关联性,就像看似独立的一颗颗珠子,实际上有交错的丝线将它们连接在一起。

只是并非所有的丝线都能被看到,甚至有些珠子也隐去了踪迹,“偶然”就从这之中诞生。

这一点海羽确实明白。

“不错嘛,你兄控的毛病终于见好了。就凭这个也得感谢那孩子呢,我是说,爱音。”

“哈啊?兄控?谁?”短暂的沈默后话锋急转,海羽一时不知如何反驳,只得反射性地连续抛出短促的反问。

“总之,在Free Time结束之前,按你的想法行动就好啦。那么就这样,加油哦小青鸟。”

“等……殿下???”

……把想说的说完就掐线吗说好的有困惑找你商量呢这人驴我的吧!?

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海羽关闭通讯看了看窗外,从柜子里找出折叠起来装好的雨衣。

雨势变大不说,风也刮了起来,密集的雨滴已然织成斜帘。照这个状况爱音带的那把伞铁定没用了,他得去接爱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