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依依

忽然掉进白安出不来,这猝不及防的。

【清奇的脑洞】V-Alive #1

★找个地方存一存在往爱音痴汉的道路上进化的产物
★脑洞太清奇tag都没法打的自娱自乐系列
★不造怎么定义就这样吧×××

—————————————————————

#1.午后琴音

苍里离开时太过匆忙,虽然记得随手关门,却并没有来得及确认它是否好好嵌入了门框。此时钢琴的音色挤过缝隙溜出来,在空旷的走廊里四处游荡,跃动着撞出回音。

活泼的身影踩着节奏穿过走廊,说是孩童已经不那么妥当,周身的氛围却又让人感觉称不得少年。他和着琴声有一句没一句地哼唱着,三步一摇五步一跳,不紧不慢地接近琴声传出的房间。

脚步在虚掩着的门前停了下来,海羽掐断哼唱声规规矩矩地站好,怕惊扰到什么一样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门。琴凳不知何时已经回归原处,那个人正坐在那儿,十指舞动按下交错的白与黑。

海羽也不进去,就背着手站在房间门口看。阳光穿过窗户投射进来,演奏者和他的乐器上都印下了树的剪影;没有束好的窗帘被风撩拨,和树影一起微微摇晃,白色的边缘飘起又落下,像是有身着白裙的女孩踏乐而舞,裙裾起落划出漂亮的弧度。

这真好。海羽想,阳光温暖,微风和软,爱音坐在那里弹奏并不复杂但很好听的曲子,平静而专注。连帽卫衣让他看起来小了好几岁,比起成年人更像个学生;青蓝色发丝稍稍有些乱,然而这并不造成什么影响,他还是那么好看。好看到海羽不自觉地就被吸引了视线,然后再也没法移开。明明不是什么惊为天人倾倒众生的相貌,可就有那么好看,尤其笑意在他脸上漾开的时候,仿佛能看到白鸽振翼花朵吐蕊,整个世界都是和平的。

啧,简直是天使,虽然没见过真正的天使长什么样——没准还不如爱音好看。

黑发的青年冲海羽比了个手势,海羽也回了个手势,这时候才忽然意识到刚刚的念头里带的孩子气。那样的想法被雨川知道了一定会嘲笑个没完没了,大笑着说“啊哈哈哈小爱歌你这是要进化成痴汉的节奏”。海羽自己倒是不甚在意,只是吐了下舌头,接着便轻手轻脚地掩上门,踮起脚尖接近沙发组。雨川顶着一头乱毛,蜷起双腿窝在长沙发上,怀里圈个靠枕把下巴抵在上面,小兽一样眯起眼睛;和海羽做了无声交流的人则像一尊神般杵在他旁边,正襟危坐,手里端着蓝色的马克杯,啜饮咖啡时热气在眼镜上覆出一层水雾。

海羽瞄一眼被“雨言叶”的两人霸占的长沙发,端起茶杯向侧面的小沙发摸过去。但他并没有把自己安置在柔软的座垫上,而是捧着热茶爬上沙发扶手,眯起眼睛隔着蒸腾的水汽继续去看爱音。

想守护这个人,让一切伤害远离他;害怕他感到寂寞,想尽己所能陪在他身边跟在他左右;满足于他获得幸福,希望能确实地看到他被爱被珍惜的痕迹。

想来也蛮奇怪的,海羽琢磨着。一只“鸟”,送那么多信听那么多故事见过那么多人,对谁产生这样的感觉还是头一遭。虽说那份力量容易产生吸引力,但海羽百分之百确认自己不单是因为这个才想待在爱音身边。

负有“青”之名的“鸟”,此时被莫名的心绪捆住了翅膀,好在它手边暂时没有信件需要递送。

海羽瘪瘪嘴,皱起眉头晃晃稍微冷却了点的茶,这让他看起来像个故作深沉的小大人。还没等低头喝上一口,眉心就被温凉的触感戳中。海羽一愣,缠绕过度的思维慢了半拍,呆然地看着结束弹奏走过来戳他的人。对方单手撑在沙发另一侧扶手上,刚刚点在眉间的手收回,转而落在头顶轻抚;青蓝色的眸子里有笑意浮起,柔和的声音由空气传到耳边。

“怎么了?在烦恼什么吗?”

……这个人是天使,绝对是。

当机结束立刻放下茶杯、拉长调子撒娇般地喊着爱音的名字伸手要抱抱的海羽如是下了结论。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