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依依

忽然掉进白安出不来,这猝不及防的。

【喵生杂记】雨天

*自我满足系列
*总之是猫猫猫喵~
*饲主人选是私心,大概不算同人_(:3」∠)_
*本篇莫莉蓟野《花猫幻语》梗,这不是安利信吗(你
————————————————————
*
*
*
*
*
*[花猫幻语·紫阳花]

厚厚的灰黑色云层遮蔽了天空,不一会儿就撒下了银亮的雨滴。院子里开着紫阳花,被雨水淋湿的花团泛起独一无二的光泽,花瓣和叶片将落下的雨滴一颗颗弹开,使得周围像笼了一层光环般闪闪发亮。

很漂亮,但我还是不怎么喜欢下雨——讲道理,湿透的毛紧贴在身上实在是太难受了。

话虽如此,我还是忍不住向廊外探出头,冒着皮毛被打湿的风险在院子里搜寻那些身影,直到真的有雨水滴落在我的耳朵上。

哦不,这真糟。冰凉的水滴让我在继续和后退中迅速倒向后者,我挪动身体向后缩了缩,避开顺着房檐滴落的冷雨。

院墙边的紫阳花丛忽然动了。粉嫩的鼻尖从根部探出头,轻轻耸动着似乎在嗅雨水湿润的气息。接着钻出花丛的是脸和肩膀,蓝色的满瞳左右看了看,白色的身影从花丛里一跃而出。

出现了!

实际上,我并不是很清楚这些猫的事,他们和我们很不同,但通常都很友好——只要别对花做什么,就会是相当不错的玩伴。

要说哪里不同,身上的花是最明显的了。刚刚出现在院子里的猫开始梳舔皮毛,和我昨天见到他的时候一样,几簇蓝色紫阳花在细密柔软的纯白底色上安稳盛开。

回廊的石阶旁也有两丛紫阳花,此时正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背着淡绿白色和玫红色花朵的猫钻了出来,他们也注意到了我,玫红色的家伙友好地冲我打了招呼,淡绿白花的猫则显得有些冷淡。呃,或许是昨天我不小心摔进它的花丛里的缘故。

想到昨天的窘迫尴尬地甩了甩尾巴,好在他们的注意力已经不在我身上。紫阳花猫们——它们是这么介绍自己的——伸出毛绒绒的爪子,小心地敲落粘在花上的蜗牛。

“不介意我问的话……你们在做什么?”我伏底身体,好奇地观察它们的动作。

淡绿白色花的猫看了看我,抬爪又拍掉一只蜗牛:“清除蜗牛。一下雨这些家伙就会跑出来,它们是紫阳花的天敌,放任不管的话花们会生病。”

“你知道,人类的养护再精心也总会有疏漏的嘛。”蓝色花的猫把蜗牛拨到一边,对我眨眨眼。

“噢一点没错,人类都是笨蛋。”随着略有些尖锐的声音传来,一道黄白相间的身影冲进了回廊,抖动着身体甩掉水珠。

“看在小鱼干的份上——别把水甩到我身上!”

“别这么计较,小伙计。话说有小鱼干?太棒了宝贝儿你真贴心。”

“没有!别那么叫我!”

“可惜。”

不,一点都不!我整理着自己的毛,顺便丢给他一个嫌弃的白眼。这个自称“旅行家”的家伙时不时地就出现在这儿,不明白那个人为什么会乐于招待这个擅长讨打的家伙。

“别这么说嘛,也有不错的人类呀!”玫红色花猫抬起头,语调活泼地反驳。

“得了我亲爱的小雪球,你还是这么喜欢人类。你得学聪明点了,看看莱娜。”

“我想,你想说的是雷拉。”蓝眼睛的花猫歪歪头,纠正了称呼的错误。

“噢,当然,你说得对,机灵的塔克。是雷拉。”

雪球,塔克和雷拉。花猫们的名字。

……好吧,我得承认我不擅长记名字。不仅花猫们的,“旅行家”的名字,包括把我带回来的那个人类的名字,我都不太能记得。

回过神来花猫们已经开始把蜗牛滚来滚去,像对待小号的皮球那样对待它们,玩得相当开心。冒雨进行的游戏不是我能参与的,只好和……呃,“旅行家”坐在廊下看着,他出言打趣我才发现自己在伸缩着爪子。

“你看起来很想加入?”

“……不,被淋成你那样简直糟透了。”

“不坦率。”

“闭嘴。”

“嘿说真的你为什么不去呢?只要对你的爱音撒撒娇,它会很乐意帮你把毛弄干。”

“谁?”

“噢天哪,我忘了你可怜的小脑袋记不住名字。”

“……”

“行了别那么瞪着我,甜心。那个给你提供食物和床、还给你梳毛的人类下仆,记得吗?哦它是不是来找你了?”

“是,没错。所以你是不是该马上溜走?”回廊另一头传来脚步声,是最近才熟悉起来的节奏。

“别急别急,外面可还下着雨,而且我也不太讨厌它。你现在跑过去扑到它怀里的话,我是不会被发现的,打赌吗?”

“拒绝。”

“跑的时候别摔倒。”

……我能揍他一顿再走吗?

衡量了一下力量和实战经验的差距,我决定暂且放过这个欠揍的家伙,并且吃掉留给他的小鱼干。

打定主意后心情愉快了不少,我不再理睬“旅行家”饶有趣味的眼神,潇洒地一甩尾巴转身奔向那个声音。

当然,我是不会扑到它怀里去的,绝不。

————————————————————
[贴一下三只花猫对应的紫阳花品种]

雷拉:雷古拉(Regula)
雪球:玫红色雪球
塔克:蓝花奥塔克萨(Otaksa)

紫色花猫的戏份就这么因为没找到合适的品种被砍掉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