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月蒼裡

忽然掉进白安出不来,这猝不及防的。

[美风蓝生贺]家人

#幼化预警
#爱蓝亲情向
#但愿没有ooc_(:_」∠)_
#文笔什么的被吃得只剩渣了求不打←nizou

来栖翔和四之宫那月带着个小豆丁出现在实验室的时候,如月爱音深刻地觉得自己的想象力还是不太够用。看起来只有五六岁、软乎乎的可爱幼童,从那月怀里抬起头,用和蓝一样的青蓝色眼瞳盯着他发声。

“爱音。”

是和蓝一模一样的声音。

“那个……我们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收录结束后蓝忽然就变小了,啊不过没有其他人注意到所以……喂那月!”解释到一半翔不得不扑过去制止那月再次抱紧蓝,而蓝趁这个空档从那月怀里挣脱出来,绕过茶几有些不稳地扑在爱音膝头,波澜不惊地和他对视。爱音眨眨眼,毫无障碍地接受了“这只豆丁就是由于不明原因缩水了的蓝”这回事。

看就知道了,认出蓝的自信他还是有的。

送走无论如何都想再抱抱小只蓝的那月和拼命拦住他的翔,爱音把蓝抱起来让他坐在桌边,自己则拖了把转椅过来。左思右想拿起那月留下“给超——可爱小蓝玩♪”的piyo酱玩偶在蓝面前晃晃,蓝不意外地回了一个嫌弃的眼神,也不知是针对爱音还是piyo。

“博士呢?”
“叔叔找资料去了。没头绪?”示意下实验室附近那栋建筑的方向,爱音翻出手机把玩偶塞进蓝怀里,在他来得及丢开之前手脚利索地拍了张照片。

“没有,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所以想来问问博士。”蓝揪揪piyo酱的翅膀,有些泄气地把它揉成一团。鼓起脸颊戳着玩偶的模样让爱音忍不住又多拍了几张。

事实证明博士也并不能对现状做出改变,同样一头雾水的研究者检查过蓝的基本机能后宽心地笑笑:“没什么问题,说不定很快就会恢复了!总之原因我会试着找找看的,在那之前拜托爱音你照顾好蓝咯?”看着爱音叹口气无奈地伸手去揉蓝的发顶时又笑眯眯地加了一句:“这样看起来意外地挺像父子嘛!”

笑容爽朗得让人想揍他。

“要说父子叔叔才是父亲吧!”

“哦——那爱音就是哥哥了?蓝,叫声爱音哥哥来听听?”

蓝默默扭过头,完全不想耗费能量去理会这两个重点跑偏的家伙,兀自抱着电脑爬到沙发上去发邮件。等待电脑开机的空隙小小的手掌在胸口扣了扣,接收到“父亲”和“哥哥”的信息时这里传出了微妙的波动,很温暖的感觉,异常但并不讨厌,或者说,是喜欢?

家人。

是这两个人的话……并不坏。

“说起来,蓝,工作没问题吗?”爱音捏着被抛弃的piyo酱找过来的时候蓝刚刚收到最后一封回件,推迟了所有需要露脸的工作,时间无法调整的就拜托龙也前辈找其他人代替。

“……嗯。”确认了邮件内容,蓝点了点头,从屏幕前让开一点好让爱音能看到邮件内容。社长亲回的信息,命令蓝通过电话在临时插入的直播节目中参与出演——即使只有声音也不能缺席。

于是当晚到了直播开始的时间,蓝在爱音保证不会干扰到工作后任由他像照看小孩子一样把自己捞到怀里,看着直播画面接通了通讯,用没什么起伏的语调念着开场白。

“晚上好,我是美风蓝。很遗憾今天没办法赶到现场,还请多多指教。”

还真熟练……虽说和现在的外表完全不搭。

看眼进入工作状态的蓝,爱音翻出手机刷了刷论坛,图文祝福满满地刷了一屏又一屏,最早的一批时间显示为零点,毫无疑问是蹲守一整晚的成果。

Fans还真厉害。

“谢谢……当然是……是的……嗯,除此之外……”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蓝和节目搭档对主持人做出回应,时不时在蓝脸上头顶戳一戳揉两把,看着这只小豆丁脑后扎起来的头发出神的时候忽然对上一双通透的青蓝色眼眸。蓝直率地看着爱音,露出柔软的微笑。

“ありがとう”

……诶?

刚刚是节目台词?还是……在对我说?毫无防备地被来了一记直球的爱音偏偏头,看着又转回去专心工作的蓝——嘴角似乎有点上扬?从生放送画面上飞过的弹幕里捕捉到“家人”这样的字眼,回想下之前半神游状态下听到的台词,头脑一向灵活的爱音很快理清了状况。

蓝刚刚,是在把自己作为家人来说谢谢吗。

是嘛,被这孩子当做家人了啊。

真好。

爱音笑起来,把先前准备的挂坠套在切断了通讯的蓝颈上。青蓝色的海星,从中心向五个尖角延伸出丝丝缕缕的深蓝,一半悬空,一半压在象牙白的贝壳上。

果然很合适……虽然对现在的蓝来说长了点。

这么想着爱音揉了揉蓝的发,低下头抵住他的额头轻声说出此刻最真实的心情。

“生日快乐,蓝,很高兴能成为你的家人。”

————————————Fin——————————————

喜欢爱音爱音麻吉天使一定能成为蓝蓝温暖的家人的qwq
差点忘了说……蓝蓝生日快乐(ฅ>ω<*ฅ)喜欢你哟[双手比心]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