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月蒼裡

偶尔码点脑洞喂自己。

关于爱音

爱音的话,会是怎样的个性呢?

从原作里能见到的,最多的是博士和蓝,还有岭二口中从前的爱音。

按博士说的,是最喜欢唱歌,内心纤细敏感、感受力非常强,但是控制力却很弱。就是说,虽然对情感和其他事物有着比一般人更强的感受力,却不能很好控制自己的情绪吗?因为是“对于世间纠纷极度脆弱的人类”,所以成为偶像之后,唱歌不再是那么纯粹的事,圈子里的中伤诽谤之类、加之出演角色的压力,从原本为了实现梦想而踏上的舞台中感受到强烈的痛苦却难以疏解,所以最后才会踏入无光的深海吧。

小岭所记得的爱音,总是在笑着,从来没有露出过辛苦的表情,全力以赴地去追逐梦想。连细小的地方都很在意,既有才能又是努力家,非常认真非常努力的类型。处于四人的中心,只要在他身边就会有安心的感觉。看着爱音努力的样子就像是被激励了一样,那一定是很闪耀的姿态吧。

但是这样的人,面对成为偶像后的接踵而至的各种痛苦和压力的时候,并没能成功地跨越过去,反而选择了封闭内心,逃离这个世界。所以爱音内心其实有脆弱的部分,但学生时代只是纯粹地相信着、追逐着耀眼的梦想,加之也有不想让人担心这部分理由在,才会以这样的姿态保留在小岭的记忆中吧?

明明很有才能,但仍然说着“我得加油!”去做一个,或许认真到较真地步的努力家。只是因为想要为梦想竭尽全力,还是因为内心也存在着不安呢?想要借着再努力一点、再努力一点的充实感来消除这份不安,“努力家”的爱音里是不是存在这样的部分呢?

然后呢,按照蓝说的,应该会有一点毒舌。但我想那大概是只对亲近些的人展现的姿态吧?比如对阿圭阿响,当然还有岭二,大概博士也不能幸免?蓝也不会被放过吧,嗯……其实已经那么做了的说,“冒失鬼”什么的,毫不迟疑地吐槽了蓝鲁莽的行为。就蓝的记忆碎片来看,至少在蓝面前是相当直率的?也答应了会听蓝的歌,看起来并不是固执己见的人。

再要说的话,就是春歌见到过的,通过蓝出现的爱音。被蓝极速增长的感情刺激到,一味地想要逃避,恐惧、痛苦、不安……只要一个人待在黑暗中就好,不想再感受任何事。

但和蓝交谈过,如约听过蓝唱的歌之后,这样的爱音应该就会消失了吧。“……蓝说得没错,除了痛苦,这个世界里还存在着温暖的事情、也有等待着自己的人,再次去接触它感受它或许也不错。”大概能抱着这种念头、凭借自己的意志醒来,然后努力去重新融入世界吧?然后这次一定能够更加坚强更加平和,对待感受到的一切更加宽容地接收,也更容易释然。

再找下去的话,关于醒来之后的爱音,就只有提到两点:再次和蓝的意识接触,还有给小岭的那封信。

告诉了蓝“回去的唯一方法”,蓝从黑暗之中拯救了他,所以这次换他来引导蓝从这里回去。能够费一番周折去带蓝回来,我想爱音也是重视蓝的,是不是已经把蓝看做家人了呢?

而给岭二的信里说“为自己而活吧,这是我一生唯一的愿望”。不要再为我的事自责,不要再背负那份痛苦,从今往后作为偶像、作为寿岭二,自由而幸福地生活吧。我也会自由地幸福地为自己而活,就此约定了哦?

但是为什么不见面呢?是害怕会显得疏离的尴尬场面,还是也对自己任性地消失而让岭二痛苦这么久心怀歉疚呢?两人都能够跨越了,但那份羁绊是不会消失的。有它的存在,应该,可以普通地交谈吧?

经历了空白的十年,会不会还保留了些少年心性呢?

我想,重新醒来之后的爱音依然会有着敏锐的感受力,内心的纤细敏感也不会改变。虽然不晓得会不会重新成为偶像(莫名觉得至少相当一段时间内不会了_(:3」∠)_),却仍旧会是有才能的努力家。但是呢,不会再过分地勉强自己,虽然还有些不安和排斥,应该可以变得更加坚强和坦率,即使再遇到同样的事也能够好好发泄出来,而不是深埋在心里然后一声不响地消失。也会比以前更加平和,更能让人感到安心了吧。

说不定,会过着平静的生活?

PS:缀一点性格之外的猜测……躺了十年之久,身体应该会多少变得比原来虚弱吧?
——————————————————————————
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嘛了quq
感谢翻译了剧情的楼主po主lo主们!拯救了日文废的你们是天使!

评论(10)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