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行

偶尔码点脑洞喂自己。

[歌殿]下午茶_一位作曲家

*脑洞开于三刷《歌剧魅影》途中,自我满足产物
*脑补了与十年期间的音波圭对谈
*捏造有,或者全是(喂

————————————————

“I have needed you with me to sing for my music.”

持续了好几分钟的沉默终于被打破,我猛地抬头看向对面。他的视线仍黏在印了青蓝色花朵图案的茶杯上,指尖似乎是无意识地轻轻摩挲。我敲了敲额角,终于想起这是魅影的歌词——虽然有一点改动。

于是我试着让对话继续下去,尽管我明白它恐怕不会轻快起来:“他是你的Angel of music?”

“或许吧。或许我也是自第一次听见他的歌声起就像Phantom那样渴望他。我希望他在我身边,唱我的曲子,这里面的东西”

他突然笑了一下,唇角小幅度地向上拉起又恢复原样,急促且透露着无力。他将手手伸向桌上的一叠乐谱,但并未如我所料将它们拿起来,而是仅仅从那上方挥过,又贴回了茶杯上。

“……所有的那些,我坚信他能唱出来,也只有他能。”

这之后又是沉默。作曲家先生发出沉重的叹息,像是失去了支撑的力量般把自身交给椅背。那茶杯仍拿在他手里,已经空了。我啜了口茶,也研究起我的茶杯,这样就可以假装没有注意到他擦拭眼角的举动,即使那里暂时还没有眼泪溢出来。

就在我感到气氛要再度陷入僵局的时候,他似乎平静了下来,又一次叹了气,这次很轻,浸着满满的疲惫感。作曲家先生就用这种声音做了他在这次聊天里的最后一次主动发言:“我——我们,至今仍被他束缚。即使没有一星半点的证据可以明确地告诉我们他还……至少,活着。”

“……我很抱歉。”短暂的空白后我应道,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只好低头喝茶。棕红色的液体散发着芳香,其间有人来添过了茶,是温热的,入口却已经又苦又涩。我开始考虑尝试一下加入蜂蜜和砂糖的喝法。

晚些时候我告别了那位作曲家,赶上最近的一班车,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眺望天空,脑海中仍是他凝视茶杯上青蓝色块的神情。那位Angel of music对他或许不仅仅是珍贵的搭档,我想,那或许关乎「信仰」。这使得我难以对他的痛苦感同身受,但同样无从置身事外。

远远地有白色的鸟群略过,舒展双翼飞往翻涌的海浪。

评论(1)

热度(2)